锐晋医学,申请美国医学进修

临床医生不想做科研,想逃离美国当医生?想得美……

“科研”与“临床”应“做取舍”还是“求兼顾”?应靠制度分流还是个人自由选择?这在国内仍是个无解的难题,面对我国越来越多的医生投身于科研事业,了解发达国家对“既看病又搞科研”医生的管理措施,具有一定现实意义。

添加时间:2019-09-17

详细介绍

  “科研”与“临床”应“做取舍”还是“求兼顾”?应靠制度分流还是个人自由选择?这在国内仍是个无解的难题,面对我国越来越多的医生投身于科研事业,了解发达国家对“既看病又搞科研”医生的管理措施,具有一定现实意义。

  一、临床医生科研困境

  1. 临床工作忙,没有时间进行科研

  调查结果显示,61.7%的三甲医院医务人员日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近七成医生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9小时,住院医生周工作时间为64小时~88小时。繁重的临床工作挤占了其大部分时间和精力,而进入实验室实验较为耗时间,有些实验完成一次的过程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周,一般实验都经历多次失败或者重复,耗费大量的精力。因此,很多年轻医生认为搞科研实在是没有时间,有心无力。

  2.没有科研平台,无法进行科研

  非附属医院,尤其是地市级及以下的医院很难有功能完备的科研平台。即使建立科研平台的,在实际运行中也可能在功能定位、资源质量及高层次人才方面存在问题,使得科研难有起色。对于大多数地市级的三级医院来讲,越来越多的具有研究生学历的医生前来求职,科研诉求与现实环境的矛盾可能尤为突出。

  3. 没有立项课题,缺少资金进行科研

  年轻医生,尤其是刚毕业的医生,处于科研过渡的尴尬期:学生时代在导师指导下做课题,不用考虑科研经费的问题,毕业后到新的单位可能还没有申请到新的课题。同时,国家、省部级的科研基金项目对申请人的学历、职称都有明确的规定,这就使得有些单位的年轻医生处于空白期。但是,这部分医生可能是最有科研激情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不言而喻。欣喜的是,很多有条件的单位开始设立具有项目孵化目的的单位课题。

  二、临床医生是否需要做科研

  这是我经常会被讨论到的问题,做科研是兴趣?还是使命或晋升所迫?繁忙的临床工作常常成为舒缓压力﹑逃避写文章﹑逃避思考的借口。也许还有人会说,好医生就是每天诊治许多病人,做很多手术,临床经验极其丰富;或者,理论功底扎实,授课访学,带领大家共同成长……但是,仅有这些,还是不够的。

  在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所长黄晓军,这样说道,在黄晓军看来,制度的缺陷在于有要求、没培训,基金和文章的背后需要的是严格的基础理论和方法学训练。我国的临床医生需要加强临床研究的意识和素养,以解决重大的疑难疾病、推动医学进步。

  三、美国医生如何做科研

  今天看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一些资料特分享给大家,众所周知,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多项第一,包括第一例完全变性手术、第一例心脏搭桥、第一例新生儿法洛氏四联症手术等等。许多今天医院里习以为常的操作,如在外科手术中使用橡胶手套,心肺复苏术,肾透析,都是在霍普金斯医院开始的。人类第一次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发现DNA的限制性内切酶,发现脑内啡,也都是由霍普金斯医院的研究人员完成的。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科研人员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以放射科的核医学为例,共有100百多位工作人员,医生、护士、技术员这些临床工作者仅有30余名,其余70多人都是研究人员。

  他们对科研也是十分支持的,每个人都喜欢新想法,并为之探索和实践。他们也喜欢讨论,几乎每周都有科研组会。他们对某些课题有持之以恒的钻研精神,比如目前火爆的人工智能,这边的课题组已经进行了数年的研究和实践,不断有新的研究成果涌出。跨学科的联合更是必不可少的合作模式。

  因此,对于科研,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值得我们学习,其研究方法的多样性和先进性更值得我们借鉴,那种对新事物探索的精神和踏踏实实静下心来做学问的心态,也是忙碌的中国医生所欠缺的。

  1、在美国的医院里,一般情况下,临床医生做研究的动力来自对临床的热爱,对患者的关怀和对事业的责任心,而不是为了应付评职称而去完成某些指标。每位从事科研的人员应该建立自己擅长和感兴趣的研究方向,从基础工作做起,对该方向科研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让自己的研究方向有一定延展性。

  2、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作为住院医师培训的鼻祖,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要求住院医师在培训过程中科研、临床两手抓,以放射科为例,每天早晨七点半,都会有专业授课。核医学专业也一样,每周固定的几个早晨都会有不同内容、不同形式的授课,几乎每天中午12时~13时,都会有病例讨论或者主题内容。

  3、多学科协作需要制度配合,鼓励大家分领域、分专业、分特长进行研究,细化的科研方向更容易让人专注,这样有利于相互之间资源互补,达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约翰·霍普金斯医院Gallia博士提到他们的亚专科神经外科团队有专属于自己的麻醉师,称之为神经麻醉师。这些神经麻醉师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一般神经外科手术室和神经介入放射学治疗室中提供护理。相比一般的麻醉师而言,神经麻醉师更了解患者的病情,并且更了解神经外科团队的治疗意图,他们会为患者提供个性化的麻醉组合,以确保这些复杂和细致入微的手术能达到其手术目标。

  他山之石,可否攻玉?

  他山之石,可否攻玉,回到医生是否需要做科研的话题,“科研临床两手抓”需要个人努力,适当淡泊名利,更重要的是,单位和国家层面需要提供政策支持。

  临床与科研是相互促进的,临床为科研提供研究的方向,为科研提供样本,是对科研成果的检验;科研为临床提供了新的理论和新的方法,提高临床医生的分析能力,可以改变临床医生的思维方式。临床科研、临床工作的最终目的是为更好地解决疾病的治疗问题。

详情咨询